第二十四章:无名小土包

张松海笑了笑:“肯定不会,这么简单的事情,我何必跑这一趟。”

张松海告诉我,其实他早就对父亲给他的吊坠有了一些研究,但是一直没有任何结果,所以他这次带我回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让我看看吊坠,用我阴阳先生的眼睛去看看那吊坠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只要搞清楚了这一点,自然就知道为什么魏清河想要吊坠了。

“以前我上高中的时候,成天带着吊坠,有一次我糊涂了,吊坠的绳子断了,掉到了我的衣服里,我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我就给我父亲说了,当时我也不知道这吊坠的重要性,结果我父亲知道后给我一顿毒打,如果不是云山拦着,我父亲真的会打死我。”

我微微张嘴,听见这一件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评判,一个吊坠真的会比自己亲儿子的命还要重要吗?

张松海从保险柜中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装有一个和之前他脖子上戴的一模一样的吊坠,只不过这一块,没有那么雪白,上面有些灰尘。

他将吊坠取出来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然后递给了我:“你看看你能不能看出什么端倪来。”

我点点头,伸手接过吊坠,可就在吊坠刚接触到我皮肤的那一刻,我的皮肤就好像被火焰燃烧了一样,一阵刺痛,让我忍不住叫了一声,脑门上的汗水就这么往下滴。

我去,这什么东西,这么邪性。

“你怎么了?拿不住?”

我瞪大眼睛看着张松海,咽了一口唾沫,问道:“你这么拿着它,不觉得烫手吗?”

张松海疑惑的摇了摇头,拿着吊坠不停的在手中捏着:“怎么可能烫手,还有一丝凉意。”

这就奇怪了,我还真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事情,我搓了搓有些背烫红的手指,又用指尖碰了一下,结果这一下太过用力,手指和吊坠接触的地方竟然开始冒烟了!

“怎么会这样!”

这一幕张松海自然也看在眼里,他半天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大口的喘着气,苦笑一声,不停的吹着自己的手指头:“你还是别让我看了,你想我毁了这一双手还差不多。”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东西古怪的很,我估计这也就是为什么魏清河想要得到这玩意的愿意,只是有一点我想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

“你弟弟死了三年,为什么最近你爹还能梦见他要吊坠?而且这吊坠不是已经给他了吗?”我看了一眼吊坠后继续说道:“这是不是太巧了,正好魏清河也要吊坠。”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记得行尸吗?”

“当然记得,那是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的事情。”

我说道:“行尸不可能自己形成,这一点你也知道,我怀疑,你弟弟的尸体被魏清河他们这样的人偷走之后,用了什么法子,控制了你弟弟的魂魄。”

张松海眉头一紧:“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所有信息,全部都指向了魏清河,虽然他没有承认,但是十有八九和他脱不开干系。”我甩了甩手后说道:“这东西,你要给收拾好,要不了多久,魏清河就会发现是假的,到时候指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嗯,想不到这东西还有这等功能。”

我叹了一口气,我就纳闷了,难道这吊坠有道行的人拿不住?只有普通人才能拿?

“对了,你父亲说明天去祭祀,祭祀什么?”

张松海回想了一下说道:“祭祀一个人,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每一年,他都会去,这不今年我回来了,就让我陪着一起了。”

“行吧,那我去准备一下,你车借我开一下,我得回趟店里那些东西,明天早上六点我再过来。”

“好。”

“对了,可以的话,你帮我和你父亲打听一下,你书房那张照片,和你父亲一起照相的女人是谁。”

“怎么了?这对你很重要吗?”

我点点头:“算是吧,拜托你了,最多明天需要的东西我给你打个折。”

出去了这么多天,我终于回到了聚福堂,金窝银窝都不如自己的小狗屋舒坦,回家之后,我就躺在了床上,我拿出我爹和那女人的照片看了又看。

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想法,会不会我手中的照片和张松海家中的是同一天拍摄的,分别是我爹和他的父亲拍的呢?

就和张松海说的一样,我的名字比较独特,恐怕很难有和我同名同姓的人。

如果他父亲要找的李初九就是我,那为什么我胸口没有他说的那个疤痕?

可惜醉鬼刘已经死了,不然我可以找他问个明白。

想到了醉鬼刘,我从床上爬起来,走到了他的神主牌位面前,上了一炷香:“醉鬼,你走的早,很多事情已经不用你心烦了,可你真是的,为什么走之前不将事情清楚的告诉我,搞的我现在晕头撞向,还有,你活着的时候多教我点功夫,我也不至于被那魏清河打的没有还手的能力。”

入夜准备睡觉的时候,我收到了唐莺时的短信,她问我在干嘛,其实当时我已经很困了,毕竟第二天要起早。

结果因为这条短信,我硬生生用手指打字和她聊天聊到了早上四点多!

一看时间,我整个人都惊呆了,这要睡觉,我铁定会睡过头。

索性我就不睡了,跟唐莺时说我要起来做事了之后就洗了把脸,开始准备一会祭祀需要的东西。

搞的差不多的时候正好五点半,到张松海家中六点。

张松海已经起床了,保姆做好了早点,张老爷子也在护工的搀扶下出来吃早点。

“初九,还没吃吧,一起吃点,你眼睛怎么这么红?昨天晚上有事去了?”

我不好意思的一笑:“那什么唐莺时找我聊天,结果忘记时间了。”

“你小子。”

“小李先生,祭祀的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我正喝着粥,张松海的父亲突然问了一句。

我连忙放下手中的碗筷,回答道:“准备好了,您放心。”

“那就好。”

其实我以为,想张老先生这样身份人,如果说要祭祀的话,肯定会有很大的场面,结果并没有,算上护工,一共也才四个人。

我开车,护工坐在我身边,张家父子在后面。

根据张老先生的指引,我开车来到了一处荒山,乍一看,如同原始森林一般,怎么看都不像有坟墓,而且还很远。

“父亲,您慢点。”

“没事,我自己来可以,我答应他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没有到不能走路的地步,来祭拜他的时候绝对不会要人扶着。”

我很好奇,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约定,而他祭拜的又是什么人?

我和护工拿着祭拜需要的元宝蜡烛和纸钱,跟在他们的后面慢慢的就上山了。

不得不说在,这地方的风水是真好,另外风景也不错。

跟着张家父子,我们来到山顶,此时张老爷子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毕竟上了年纪,还有病在身,独自上山对他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张老先生,休息一会就开始祭拜,可以吗?”

他点点头,同意了我的说法。

虽然他休息,可是我不能,至少我要给布置一下,但是我看了半天,却没有看见坟墓的所在。

张老先生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伸手指向了我左边不远处的一个小土包说道:“就在那里,没有墓碑,你就在那儿准备就行了。”

我哦了一声,心中满是奇怪,没有墓碑的墓,还真是少见。

也不知道这里埋着的是什么人。

虽然好奇,可我手中的活不可能怠慢,毕竟死者为大,我还是拿钱办事的。

元宝香烛,贡品,纸钱,白酒,引魂幡,一样不落。

全部摆好之后,我扭头询问了一下张老爷子的意思,他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这个时候,我点上了一把供香,分别插在了小土包的周围,一共插了四十就根,之后又将白酒洒了三圈:“一圈幽魂饮,二圈阴差饮,三圈坟主独自饮,友人张丰年敬。”

张丰年就是张松海他爹的名字,有人会说,这祭拜年年都有,几乎每个人都会参与其中,没有见过这么麻烦的,我想说的是,那种祭拜,是对于自家的先祖,可张丰年要祭拜的是一名他自己都不知道姓名的人,所以工序必须要复杂一点。

当然了,这种事情,信则有,不信则无。

敬酒之后,我让张松海过来帮忙,在土包前挖了三个小坑,每一个里面都会烧上一些纸钱,这叫取钱有份,不会乱抢,这也是按照上面敬酒的循序来。

眼看着纸钱烧的差不多了,我喊来了张老爷子:“老爷子,您来上香吧,几乎都打点好了。”

张丰年一个人撑着地上,慢悠悠的站起身。

走到小土包面前他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然后扭头对着我和张松海说,让我们去车里等他,让护工留在远处看守着就行。

我和张松海看了一眼,叮嘱了护工好好看守之后便先离开了。

“张先生,你爹每年都来这?为什么他会对一个不知道名字的死者这么上心?”

“我不知道,他只告诉我,如果没有这个人,就没有我们现在的云海集团,每次他来祭拜的时候,都会让旁人离开,自己一个人和这小土包絮叨絮叨。”张松海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年是身体不行了,不然不会让护工留在远处的。”

我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说。

目录
正文 | 共168章
第一章:二十多年的悬案 第二章:未来的路 第三章:上门生意 第四章:怪病缠身 第五章:血肉化骨养阴虫 第六章:夜班上山 第七章:活丹鼎 第八章:已经死去的人 第九章:天湖山庄 第十章:一模一样的人 第十一章:斗法 第十二章:姓氏问题 第十三章:心中有鬼 第十四章:孙芳的态度 第十五章:张松海的决定 第十六章:障魂烟 第十七章:意料之外 第十八章:胡青山的办法 第十九章:决定 第二十章:求救电话 第二十一章:魏清河 第二十二章:吊坠?吊坠! 第二十三章:张老先生 第二十四章:无名小土包 第二十五章:银针定魂 第二十六章:嫌疑人 第二十七章:固本归元 第二十八章:行踪 第二十九章:恶婴法相 第三十章:江南第一帅 第三十一章:崔无涯 第三十二章:千算万算 第三十三章:小作坊 第三十四章:为谁而流的眼泪 第三十五章:腰上的武器 第三十六章:推测 第三十七章:别无选择 第三十八章:劫持 第三十九章:招魂 第四十章:斗法 第四十一章:不该出现的人 第四十二章:圈套 第四十三章:线索 第四十四章:脖后根的印记 第四十五章:长生 第四十六章:股份 第四十七章:远行 第四十八章:噬身虫 第四十九章:先死后生 第五十章:命大 第五十一章:杀生道长 第五十二章:人小鬼大 第五十三章:黑暗里的人 第五十四章:一劫 第五十五章:不为所知的过往 第五十六章:恶心的嘴脸 第五十七章:无能为力的我 第五十八章:真相的背后是辛酸 第五十九章:来自我的威胁 第六十章:我杀了谁 第六十一章:为什么叫杀生 第六十二章:来访之人 第六十三章:插翅难飞 第六十四章:生擒魏清河 第六十五章:不消停的晚餐 第六十六章:陷害 第六十七章:人各有命 第六十八章:半死不活 第六十九章:埋伏 第七十章:五阴煞鬼 第七十一章:杀生一掌 第七十二章:熟人介绍 第七十三章:三尺巷 第七十四章:一千元和五千元 第七十五章:小男主角 第七十六章:臭虫 第七十七章:杀生的愤怒 第七十八章:接头人 第七十九章:无间道 第八十章:麻袋里的“东西” 第八十一章:血泡 第八十二章:杀虫剂的威力 第八十三章:踪迹 第八十四章:合作 第八十五章:张云山的小心思 第八十六章:人皮面具 第八十七章:圈套 第八十八章:你死我亡 第八十九章:人遁纳身 第九十章:滑稽的一幕 第九十一章:逃生 第九十二章:咬着苹果做示范 第九十三章:日记本和照片 第九十四章:买来个师父 第九十五章:幸福旅馆 第九十六章:话痨 第九十七章:夜行者酒吧 第九十八章:段玉堂 第九十九章:完美的视频 第一百章:套路太深 第一百零一章:吃宵夜 第一百零二章:一万块钱的电脑 第一百零三章:严宽的死活 第一百零四章:桦晴的父母 第一百零五章:无处安放的老脸 第一百零六章:爱看直播的老头 第一百零七章:被泥石包裹的尸体 第一百零八章:儡尸 第一百零九章:意想不到要见我的人 第一百一十章:放还是不放 第一百一十一章:撒谎的老头 第一百一十二章:懒惰的潜意识 第一百一十三章:乱葬岗的追逐 第一百一十四章:神秘人的告诫 第一百一十五章:毫无预兆的跳楼 第一百一十六章:无法入睡的我 第一百一十七章:失眠咒 第一百一十八章:无眠的日子 第一百一十九章:严东生的去向 第一百二十章:煞气逼人 第一百二十一章:亲人 第一百二十二章:平心而论 第一百二十三章:三等 第一百二十四章:无稽之谈 第一百二十五章:铁手套 第一百二十六章:罪孽的源头 第一百二十七章:云海之危 第一百二十八章:我们的选择 第一百二十九章:重新开业 第一百三十章:两指弹剑 第一百三十一章:破纪录的恋爱 第一百三十二章:我的决定 第一百三十三章:穷的叮当响 第一百三十四章:送上门的麻烦 第一百三十五章:大老板 第一百三十六章:三生典当 第一百三十七章:紧张的陈志仁 第一百三十八章:林南燕 第一百三十九章:疯狂一夜 第一百四十章:赖着不走了 第一百四十一章:杀身咒 第一百四十二章:炼药 第一百四十三章:贪得无厌 第一百四十四章:第二种可能 第一百四十五章:火烧聚福堂 第一百四十六章:王童的电话 第一百四十七章:记住说过的话 第一百四十八章:中计 第一百四十九章:命悬一线 第一百五十章:瞬息万变 第一百五十一章:心急如焚 第一百五十二章:除名 第一百五十三章:暴雨梨花 第一百五十四章:最大的威胁 第一百五十五章:合作?交易! 第一百五十六章:还债了 第一百五十七章:都是套路 第一百五十八章:新的想法 第一百五十九章:因果 第一百六十章:久违的放假 第一百六十一章:韩元凯 第一百六十二章:自己的路 第一百六十三章:巧合 第一百六十四章:风一般的老头 第一百六十五章:不是道观的青云观 第一百六十六章:云观村 第一百六十七章:蒋东柳 第一百六十八章:保镖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二十四章:无名小土包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