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猜猜我是谁?

思怡姐妹俩第1批到达小岛,比马达二人提前10分钟左右。

等马达和郁冬妮上岛时,却没发现她俩的身影。

小岛面积大约有一个小型村庄那么大,除了有3条特意修建的道路通往不同方向外,还有些人为走出的小路,弯弯曲曲,通往小岛深处。

在这样一座小岛上,想要找到两个活人,恐怕真需要耗费一些时间。

马达琢磨着,她俩手中牵着二黑,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二黑肯定狂叫不止,自然会暴露她们的位置。

而厅堂里这个叫孙大海的小伙子,眼神阴冷,情绪急躁,很值得怀疑。

出于“盯梢”的考虑,马达便没有继续寻找她们。

我心说她们如果在岛上,自然会像马达所说的那样,不存在安全问题。

可如果她们没有登岛呢?

我刚开始划船时,听到二黑叫了两声,随后就没了动静,那会儿她们会不会遭遇了邪祟?

希望她们……不会那么倒霉吧!

肯让这对双胞胎跟随,我自然有深层次的考虑。

从她们身上,我隐约感觉到一些不寻常的东西,这次登岛涉险,就是想验证我的一些想法。

可如果水里的怪物真的提前动了手,那不仅破坏了我的计划,更会让我酿下致命错误,我必须为这两条人命,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们的开心农场,绝对是良心经营,你们看,这个房间够不够整洁?床单被罩够不够干净?”

农家乐老板把我们领到2楼最里面的一个房间。

观察环境的事情,自然交给铃儿,我在心里还在和马达继续交流着。

马达说:别看孙大海坐在轮椅上,像是个人畜无害的残疾人,实际上他极度危险。

他摆弄的海竿儿上,安装着特大号的鱼钩,如果刮在活人身上,绝对会连皮带肉撕扯下好大一块。

他身后的竹篓里有几条蛇,从它们花花绿绿的颜色判断,这些蛇应该都有剧毒。

当孙大海不经意掀起毛毯时,还露出一小截黑洞洞的枪管。

从粗细程度和形状上判断,那应该是一杆老式双筒猎枪。

农家乐是休闲娱乐的地方,孙大海却随身带着这些东西。

“你说他是想做什么?他想杀人吗?”

“要我看,咱们还是先下手为强,趁人不注意时,我一砖拍晕他丫的,再用绳子捆绑好,把他藏起来。”

“我这样做,既不用伤到人命,又提前消除了危险隐患,算是一举两得了。”马达建议道。

我说先不忙着行动,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岛上的所有人都可疑,都有可能对我们造成伤害,但如果利用的好,他们就会成为我们的助力。

“老板,你这三层楼都住满人了吗?”

铃儿开始进行了试探,“但是在外面以及1楼厅堂里,我并没有看到有很多人啊!”

“你看最后这个房间,窗户被浓密的枝叶遮挡,光线非常不好,很影响心情的。”

“要不,你给我们换一个房间吧!”

老板脸上现出为难之色,“我没有骗你们,真的只剩下这1个房间了。”

“我们是开门做生意的,讲究顾客至上,怎么可能留着好房间,不肯让你们住呢?”

我说那可不一定,你这老板笑的很假,不像是个诚实的人,我们要到三楼看一眼,如果真没有多余房间,我们才会彻底死心。

上楼时我就注意到,通往三楼的入口,被一扇铁门封死了。

一般安装铁门的地方,都隐藏着一些秘密。

农家乐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需要用铁门来掩藏呢?

老板显得有些慌乱,“你看你们俩,真是难缠,说不行就不行,哪有什么道理可讲?”

“要不这样吧,你们的生意我不做了,你们还是沿原路返回吧!”

我的任务是在这里存活一晚,当然不会因为他的话而离开。

不过适可而止,没必要继续试探他了。

举起双手,我做出妥协的姿态,“好吧,那就住这一间,也是怪我们,没有早点儿过来。”

“对了,住在这里的其他游客呢?他们都待在房间里休息?”

发现我对三楼失去了兴趣,老板似乎松了一口气,“来这里游玩的,个个都是精力过剩,怎么躲在房间里呢?”

没回来的游客是一男一女,不过他们不是一伙儿的。

男游客戴着黑框眼镜,看似文质彬彬的样儿,实际上有些猥琐。

每当有女游客出现,他就会悄悄偷看一些不该看的部位。

女游客一身白衣,情绪好像不太稳定。

她已经在这里住五天了,每天都很晚回来,看她的样子,好像在岛上寻找什么东西。

在介绍这两名游客时,老板说的很详细,似乎有意让我加深印象。

而在提到思怡姐妹时,老板不仅说出她们的相貌、身形,对二黑描述的也很仔细。

我初步断定:老板是在误导我,想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别人身上。

从他口中,我得到了确认,思怡姐妹已经来到了岛上,那她们现在不应该遇到危险。

按照既定计划,她们应该在积极搜集关于农家乐和住宿游客的信息。

我装作不经意问道,“这么偏僻的农家乐,居然还有这么多人来?看来你宣传工作做的不错啊!”

老板嘴角咧的更大,似乎笑的更加开心,“我们这里很有特色的,如果遇到合适季节,这里的蔬菜和水果随便游客采摘。”

“最重要的是,我们定期会举办一些有特色的主题活动,能增加游客的参与度。”

“只要游客的胆子不是特别小,而且对灵异事件感兴趣的话,很容易发展成回头客的。”

“你俩赶得巧,今晚9点就有一次特色活动,活动主题是:猜猜我是谁?”

近距离观察下,能看到老板的嘴唇外围,出现一圈黑褐色的纹路。

就好像他曾动过某种怪异手术,把整张嘴唇切割过。

所以在发笑时,他的笑容不仅显得很假,而且表情十分僵硬,让人感觉很不舒服。

“如果我们对主题活动不感兴趣,那怎么办?你们不会强制我们参加吧?”我问道。

老板耸了耸肩膀,“都说了顾客是上帝,我们怎么会强制你们呢?”

“一切遵从自愿原则,你们怎么开心怎么来。”

我从老板的表情上看不出任何问题,但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他话里已经透露一些信息,晚上的主题活动和灵异事件有关,那时有极大可能会出现邪祟。

合同里规定的任务起止时间,是从晚上9点到早上6点,钱律师的幕后老板,应该早就算准了主题活动这一茬。

不过合同里只提到了3个人,眼镜男和孙大海算是两个变数。

不知这是幕后老板故意隐瞒不说,还是他们今天才来,没有被算计在内。

老板临走前嘟嘟囔囔,说农家乐地理位置闭塞,进出一趟很不容易,所以要提前囤积很多物品,这样一来,倒是让他少赚了不少钱。

言外之意,三楼是被用来储存物品,没有打造成房间供游客居住。

我暗自在心底冷笑,他这是越描越黑,反而更能说明三楼有问题,当然也不排除他是在引诱我,勾起我的好奇心,故意骗我去那里查看。

老板离开后,我让谢宇昂和阴魂老人离开镇塔,出现在房间里。

“怎么样,铃儿?能清晰区分出活人和阴鬼嘛?”我问道。

在发现农家乐老板等人时,铃儿的幽冥眼就出现了状况,看到的人影身体外层,出现一些白蒙蒙的东西,这似乎和周围多出的白雾有关。

有了这层东西阻挡,玲儿没法看到活人的阳气或者阴鬼的阴煞气,自然就没有办法区分他们。

铃儿盯着谢宇昂和阴魂老人看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刚开始还能看出他们的魂体,很快视线模糊,再看不到任何阴煞气了。”

“相公,这可怎么办?没法区分他们,我们就不能有针对性的下手啊!”

谢宇昂也感觉到一些古怪,“白雾侵入魂体,好像有东西覆盖在了魂魄珠上。”

“这东西带着一种古怪的印记,等于把我们每个人都做了标识。”

“不行,等会儿我要暂停一下手术,先把这个印记剥离出来。”

“有它贴在魂魄珠上,感觉总是怪怪的。”

我安慰大家伙儿,分不出活人和邪祟,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合同里早就有过提醒,对这种情况,我已经做过预案。

这些白雾十分神奇,它既然能遮掩气息,说不准也会混淆体温、体重等有辨识度的特征,从表象进行区分判断,显然没什么必要。

活人和邪祟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们的想法不同,或者说目的不同。

思维决定行动,行动产生差异,这才是最直接的区分方法。

还有大约1个半小时到晚9点,我可以慢慢观察,对游客分别作出“是”、“否”、“待定”等评价。

等到主题活动正式开始,相信绝大多数邪祟都会浮出水面。

我让它俩重新回到镇塔,一来谢宇昂急于剥离掉那个模糊印记,二来我们的人手已经足够多,没必要让他俩再掺合进来。

而且虽然我们无法区分别人,说不准别人懂得特殊方法能辨认出我们,过早的暴露阴魂底牌,这可不算太明智。

我和铃儿去外面转了一圈,重点探查马达没有走过的那条路,沿途布置一些烈火符箓和恹符,以备关键时刻使用。

“这些浅浅的车轮印记是怎么回事儿?”

最后一条路虽然通往水域,不过在那里并没有发现船只。

根据痕迹判断,推轮车应该在这条路上频繁使用过。

他们是想往水域里倾倒东西?还是想从水域向农家乐运送什么东西呢?

这时,我的手机传来一声震动,进入两条信息。

“我们回来了,就在马达旁边儿。”

“老大,情况有些不对,等会儿的主题活动会发生灵异事件,而且一定会死人。”

原来思怡姐妹俩已经从另外一条路,安然回到了农家乐。

她们最先登岛,安顿好住宿之后,很快就敏锐的发现一个问题:眼镜男陈刚有些色,总是用一种贪婪的眼神偷看她们。

模特这一行当是个大染缸,什么形形色色的人她们没见过?

于是姐妹俩将计就计,把陈刚引到了小岛偏僻处,稍加手段,就套出一些有用信息。

陈刚郑重叮嘱她们,参加活动时,一定按照老板的要求去做,绝对不允许有任何反抗或者变通,哪怕在心里有这样的想法也不行。

此外,9点过后,千万不能下水。

靠近水域,就等于丢掉半条命。

陈刚透露的信息,和我一些想法不谋而合,农家乐老板欺骗游客参加活动,绝没安什么好心。

亏他还信誓旦旦的承诺,绝对遵从自愿原则,不会逼迫我们。

我呸!我信他个鬼!

就他那张满嘴跑火车的破嘴,他在这个岛上说话,我们都得到另一个岛上去听。

……

沙沙、沙沙……

细雨滴落在树叶草丛上,发出轻柔的声响,空气变得格外潮湿,其中夹杂一股怪异的水腥味儿。

眼看要到9点时,小雨转中雨,竟然越下越大。

我和铃儿闲坐在小楼旁边的餐厅里,逐个分析着见过的这些人。

孙大海应该是活人,他随身带着猎枪,表明他很没有安全感,需要通过这种方式防身。

这就是典型的活人思维,邪祟是不可能使用猎枪的。

陈刚身份待定。

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眼神果然十分猥琐。

思怡姐妹俩受不了他的眼神,回到房间反锁了房门。

不过陈刚脸皮巨厚,居然搬了个小板凳坐在房门外,肆无忌惮的吐露倾慕之情。

仅仅从这一点上,不能判定他是活人还是邪祟,因为邪祟里同样有好色之徒。

比如鬼压床生出鬼胎,就是最好的证明。

农家乐老板和厨师之间,必有1个活人。

农家乐24小时运营,在白天时,要有活人经管、服务游客等,这项工作邪祟绝对做不来。

我甚至还有所怀疑,他们俩是1活1死。

因为他们对立的情绪很怪异,那是对彼此发自内心的厌烦。

两个人敌对到了这个程度,还能建立老板和员工的关系?

这有些说不过去吧!

除非是一方被另一方所逼迫,有不得已的苦衷。

我始终没有看到白衣女子的身影,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她能跑到哪里呢?

正在琢磨时,忽然间响起一阵悠扬的钟声。

当——

看了看时间,正好9点整。

目录
正文 | 共132章
第001章 巨额遗产 第002章 山里的黑屋 第003章 蒙着半张脸的怪人 第004章 飘荡的大红衣 第005章 西区废楼 第006章 诡秘的住户 第007章 大杀器 第008章 摊上事儿了 第009章 都想杀我 第010章 门外有只眼睛 第011章 第一次渡魂 第012章 消霉运 第013章 死人找上门 第014章 魂砖 第015章 绿色液体 第016章 停尸间 第017章 诈尸 第018章 停尸间的新发现 第019章 不是梦游 第020章 人脸 第021章 秦美丽的底牌 第022章 终极杀局 第023章 怨念 第024章 当年的惨案 第025章 古怪的铁门 第026章 一模一样的女人 第027章 只有脑袋 第028章 礼物的内部形态 第029章 跳楼 第030章 棺山 第031章 影子 第032章 搏杀 第033章 留有后手 第034章 午夜电话 第035章 电梯惊魂 第036章 谁要死了? 第037章 灵品店 第038章 负4楼 第039章 渡群魂 第040章 凶煞之地 第041章 镜面世界 第042章 代言人 第043章 蛊惑 第044章 脏东西的爱情 第045章 最后的心结 第046章 影子留下的轨迹 第047章 枉死符 第048章 搜寻 第049章 鬼主与人傀 第050章 饲魂瓶隐藏的真相 第051章 倒霉的赵头儿 第052章 诡谲(jué)阴殇境 第053章 梅雨薇 第054章 愤怒的小马达 第055章 预则立,不预则废废 第056章 奇装男子 第057章 邮差 第058章 镜面小镇 第059章 破阴殇境 第060章 惨案 第061章 尸魂 第062章 协议 第063章 一群恐惧的邪祟 第064章 肉山 第065章 会飞的怪物 第066章 神秘女人 第067章 绝路?活路? 第068章 凌晨写字楼 第069章 怪物领进门 第070章 红色高跟鞋 第071章 极端推演 第072章 当年真相 第073章 孩子的恐惧 第074章 真正的“人傀” 第075章 一块人皮 第076章 针尖对麦芒 第077章 《鬼说》 第078章 龙翁 第079章 破庙村 第080章 马大仙儿 第081章 喜事、丧事 第082章 冥婚新娘 第083章 鬼抓鬼 第084章 白毛尸 第085章 迷雾阵 第086章 行凶,正式开始 第087章 百年香火 第088章 白衣女子 第089章 善良的阴魂 第090章 捡漏 第091章 魂魄珠 第092章 好事成三 第093章 6只手 第094章 恶战,拼智商 第095章 新型怪物 第096章 无妄之灾 第097章 幽都人 第098章 灵魂深处的痛 第099章 原来在这里 第100章 意想不到的任务 第101章 专业型鬼才 第102章 曾经发生的灵异事件 第103章 老鳖成精 第104章 开心农场 第105章 猜猜我是谁? 第106章 诅咒 第107章 恐怖经历 第108章 不堪回首 第109章 最后1轮 第110章 各怀鬼胎 第111章 左右分开的双眼 第112章 捞尸 第113章 女尸梅若兰 第114章 求助 第115章 变异黑漩涡 第116章 玲儿的恐怖回忆 第117章 拳头 第118章 失魂、招魂、拘魂 第119章 迷雾重重 第120章 新任务 第121章 血腥味儿 第122章 黑色畸形人 第123章 千蝶法师 第124章 缥缈的山雾 第125章 寻找领路人 第126章 意料之外 第127章 狐蜮 第128章 专克虫类邪祟 第129章 最后一个领路人 第130章 被诅咒的村庄 第131章 小井村 第132章 祭井
0/500 发表
举报章节:
第105章 猜猜我是谁?
举报原因:
举报描述:
提交
价格:喜点
余额:喜点
确认支付 取消
余额不足
本次订阅金额为0.12喜点,您的账户余额为0喜点
去充值
  1. 手机号登录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您将注册奇迹文学账号,请输入验证码
0/200